搜索

梦断洋河浜(连载)

[复制链接]
179|12
 楼主 | 2021-2-22 20:5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《梦断洋河浜》根据本人在上海超群无损的实际经历写成,所有内容均有物证支撑,本人负全部责任。层层展开,为读者呈现一座低配版的现代大观园;剥茧抽丝,分析内外矛盾中的企业浮沉。全书分六章,约两万字。
一览超群众生相,看尽职场苦与悲。
梦断洋河浜 封面.png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一、多少钱能买老板的命
2020 年,对我稍微有点不平凡。虽然我这点事和别人相比不值一提,但多少又能在“大事”中看到熟悉的影子。
2020 12 16 日,“游族网络投毒案”爆发:游族网络公司董事长林Q 中毒,送医后死亡。警方拘留了林Q的“同事”许Y。虽然社会上传言众多,但直至本人写稿时,仍无定论。下面我也只能根据社会传闻来判断,并不表示我说的一定是事实。
虽然许Y是林Q的“同事”,但林Q是董事长,许Y只能是其下属。据说许Y入职时,林Q许以 2000 万的高薪。后来经过一系列“操作”,变成了 80 万:就是这 1920 万的落差让许Y动了杀机。
林奇.png
也许,林Q自己根本没想到会这样:他号称有80亿的资产,用资本思维来说这就是他的价值,别人怎么会为了点小钱就杀他呢?这当然是思维误区:别人又不要他的财产。剥掉财产的肉体,未必多贵。
画大饼是常见之事,我在位于上海洋河浜路的超群无损也碰到了。数年前我去应聘时,招聘广告上的“部门经理”变成了项目经理,工资也打了折。实际上超群无损本来就有个很稳定的部门经理G,我去了就分到G的部门,在我之后也没招过别的部门经理。我完全可以说:超群无损是挂羊头卖狗肉,招聘广告当不得真。
当然,超群的工资比我当时的工资还是高的,而且老板唐志宏给我的第一印象还行,所以我还是去了。

超群大门.png
但是,既然把我放在项目经理的位置,我也就只愿意承担“项目经理”的职责。不会像年轻时那样,因为别人的几句鼓励就发昏。
我入职的部门是开发新产品的,只有78个人,职权上是“三驾马车”的领导方式,具体是:
1、  G负责日常考勤、维护服务器,相当于行政方面的部门经理,但G的主要时间在技术开发上;
2、  Brian指挥各项技术工作,相当于技术方面的部门经理,包括G的技术工作也得听他的。但G和Brian均无正式任命,Brian甚至和公司没有劳动关系。他们在部门里的地位,是通过老板的日常谈话、工作安排这些细节而确定的。
3、  G和Brian直接听命于老板唐志宏,体现了老板对该部门的重视,部门里每个人的奖金、工资都是老唐决定。老唐很忙,但也不时会干涉细节。他有一定的技术背景,有些看法还是很中肯的。他和整个部门最主要的交流渠道是Brian。通常是Brian和他单独交流后,再转过头来指挥我们。
我只想做好工作挣几个钱。相比于“部门经理”这样的头衔,我更看重良好的氛围,主观上就没想爬到大家头上。Brian和老板倒是数次给我“画饼”。
我刚去不久的时候,夏天,Brian会在单独和我相处时说:“我快65岁了,要退休了,到时我这个位置……”,老唐也曾经单独对我说过类似的话,而我总是礼貌地笑笑。我的想法是:综合考虑能力和资历,应该是GBrian的班,当然如果我特别漂亮地完成了一个项目,众望所归,我也不会拒绝。我不是不想“上”,但上级应该在工作上支持我,而不是给我画个大饼,尤其还是个爬到别人头上的“大饼”。(待续)

使用特权

评论回复

相关帖子

 楼主 | 2021-2-23 20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现在回想起来,也许我让老唐、Brian误解了,他们以为指挥不动我。假如我当时两眼放光坚决表态,他们应该会得到自信和安全感。当上级不愿意或者没有能力通过实际成果评价下级时,必然通过下级的态度来评价。所以聪明的下级总是陪着上级演戏,向上级发送“你很强大”“我会照你的意思做”的正反馈信号,哪怕上级正穿着“皇帝的新装”。久而久之,上级一看到这人,就会产生“我很强大”的快感,相信“他会照我的意思做”。巴甫洛夫早就研究过这方面了。
巴甫洛夫.png
但我并不后悔。一方面是我确实不想重复巴甫洛夫实验,一方面我当时以为老唐、Brian都是技术出身,肯定比巴甫洛夫研究的东西高级。
可想而知,如果有人真信了“饼”,最后又没吃到,打击有多大。极端情况下,确实什么都可能。我虽然没少做工作,但情绪一直稳定,不也是很大的收益吗?总之,他们的大饼对我毫无伤害。

不幸,他们还把这种画饼的作风用在工作上,而确实带来了危害。
从Brian这方面来说,总喜欢定些花里胡哨、看似惊艳实则无用的目标。超群本来有一块叫“鱼”的控制板,Brian非要做个新控制板,叫IXDC,上面集成了好几种通讯接口,说是要增强板子的通用性。其实大部分接口都没用,因为X光设备内部有高压,干扰很大,不抗干扰的接口根本用不了。他不管,就要堆砌这些接口。又专门弄个FPGA来管理这么多的接口。外加另一块可有可无的FPGA,IXDC上居然有一个单片机、两个FPGA,而核心功能不过是A/D、D/A转换以及上位机通讯。更要命的是Brian自己不画电路板,也不编FPGA。他知道些原理,但已经没有动手能力了,只能写一叠又一叠的文档。他专门找了个美国小伙F画电路板,又找个台湾人张大个子编FPGA,这样就使成本大大提高,进度大大拖慢,原因是:
1、  F和张大个子的工资高。虽然他们能力强、工作认真,但毕竟工作本身没有意义;
2、  交流困难。F只说英语,很多时候在美国。Brian在上海的时间比较多,但他也只会英语。而本土工程师大多英语不好。研发就是要思维共通,实际却是人找不到、话说不清。本来一天能解决的问题要拖一周、一个月,甚至拖得忘掉了,等它再次出现才想起来;
3、  互相制约。本来一个芯片能完成的事,被拆给三个芯片,由三个语言不通、地球两侧的人来做。每个人都不知道全貌,有一点改动就要协调很久。大部分时间里总有两个人在等第三个人。后来张大个子闲得受不了,辞职了;
4、  板子本身成本暴增,也不够可靠。可笑的是到了 2019 年,不知是为了掩饰IXDC一直不过关,还是真觉得太贵,又开始做它的“低成本版”。

要我看,这板子只要一个单片机就足够。不用FPGA,用几个跳线开关就可以管理接口。我甚至觉得没必要做IXDC,原来的“鱼”就可以,顶多小改点。我看出IXDC是Brian的主要工作,直接对他否定IXDC,后果难料。后来我私下和工程部的郭谈过,他说早有人说过了,但老唐还是坚持做IXDC,叫我别去碰钉子。我看这不是技术问题,只好作罢。
保守估算,IXDC直接烧掉至少200万,这个饼有点贵。
钱就是老板的命。老板光想着给我画饼,没想到别人也给他画了个饼,让他损失了一些“命”。(待续)

使用特权

评论回复
| 2021-2-24 07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文章  

使用特权

评论回复
| 2021-2-24 07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工作过,创业过,现在是初期,感谢分享实际的工作经验。

使用特权

评论回复
 楼主 | 2021-2-24 21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新下级学 于 2021-2-24 21:56 编辑

二、奇怪的双簧
现在来说说Brian这个人。他生在南越某显赫世家,年轻时从西贡逃到美国。白发总是很整齐,衣着得体,口音文雅。老唐和他都经常有意无意地对我们说:他们有二十年的交情了,他们在美国的家只有20分钟远。
后来我才知道:Brian也是个化名,真名Khai Lee。下面是他在超群的工作证。
证件照.png

Linkedin 上的这个人应该就是他,就是说他原来在RapiScan工作。但为什么要用化名呢?
LinkedIn.png

超群和RapiScan的关系似乎比较密切,听说就是RapiScan的OEM供应商,如果真这样就能解释化名了。
(注:超群自己非常提防员工对供应商、客户泄密,超群自己又是别人的供应商,所以化名这事呢……)

整个部门最初也不在洋河浜路超群本部,而是在两公里外的一个园区,挂着“怡克索机械设备(上海)有限公司”的牌子。听说Brian在这公司也有股份的。老唐很注意保密我们,我们只有得到批准后才能去超群,超群的人基本不许来怡克索,似乎我们是**的。过了一年多,才整体搬到超群去。
以上信息当然是加入超群后才知道的。应聘时,老唐说招我是要接Brian的班,然后由Brian面试技术。我对Brian的第一印象是“自负”,因为这个名字和“脑子”brain很像。他先问我些简单问题,又说了他想做的便携式X光安检机原理。其创新之处是在前面加个狭缝,让狭缝和X光传感器相对于X光管做同步运动,这样杂光就被狭缝挡住,只有有用的信号能通过狭缝到达传感器,从而使图像更清晰。我将信将疑,因为根据便携式X光安检机的使用条件,机械误差很大,恐怕没那效果。我没流露出来,因为我是来找工作的,再说他可能还有别的办法。这时Brian指着草图里的单片机问:“它又要控制电机,又要通讯——你觉得这可能吗?”
创新机.png


我心里愣了一下:怎么不能,大家都是这样做的,我也是这样做的啊。但我还是傻乎乎地看着他,说:“是啊,这是个问题。”
他在单片机旁边又画了个方块说:“所以要加上个FPGA,单片机和FPGA通讯,FPGA再和别人通讯。”
“哦,好主意!”我赞许地点点头。(注:只有少数情况才会专门弄个通讯FPGA,这个应用就没必要。)
手电筒.png


时间长了,我发现Brian经常做这种事:在总体设计方面,把一件事拆成几件,甚至加入“变过去再变回来”的绕弯路环节,分散到PC机、单片机、FPGA不同的平台上。在工作流程方面,当一个人的工作有点眉目时,叫他移交给别人。明明一、两个人就行的事,被他变成了一个团队。谁都不知道全貌,浪费大量时间沟通,又累又做不出,前面讲的IXDC就是个例子。而他始终头戴光环高高在上,纵横捭阖。

Brian的第二个问题是在次要细节上吹毛求疵,我称之为“内卷工匠”。当时还有个重要项目是通道式安检机,就是地铁、机场看行李用的。它有个手持的控制器,通过管子连到主机,管子里是电线。有一次要在控制器上加几个按钮,正常情况下也得相应地在管子里加几根电线。他问我有没办法省掉电线,这样就不必换成粗管子,能省钱。“我很在乎成本的”,他说。
我说了个办法,他让我花了一个星期做出来,随后照例移交给别人继续,Brian自己就从不和我提这事了。过了两、三个月,我好奇问起接手的人,才知道测试中又有别的问题,Brian已经叫他放弃,说:“反正双视角机器(另一个项目)也要用粗管子,为什么要用两种管子呢”。我想了一下,知道问题所在,但我也没心思搭理了:粗管细管成本能差多少啊,省几根电线的研发人工就够几百台机器的管子了。且不说这机器还没投产,就算投产,一年顶多卖十台:他“省电线”花掉的人工,要几十年才能收回。(待续)

使用特权

评论回复

评论

新下级学 2021-2-26 20:43 回复TA
@YDCMAN :你看下去就会明白:Brian是故意的。这个人是又没本事又坏。老唐也不是好东西。 
YDCMAN 2021-2-25 11:34 回复TA
现在人工不便宜,人员流动性大,简单就是美,搞得很花,后面人会掉坑里 
| 2021-2-25 13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楼主这个说明有钱任性,在实力钞票面前,一切技术都是渣渣。

使用特权

评论回复

评论

新下级学 2021-2-25 20:37 回复TA
你看下去,会发现他们比你以为的还要渣!!! 
| 2021-2-25 16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看这公司照片,又看到那些人员国别,给我的感觉这是家比较年代久远的公司,这类公司大约是在上世纪**十年代成立的,当时的市场很好做,不管什么东西,只要能做出来就能卖掉,还能卖个好价钱,而且大部分都是从国外买样机,然后仿,卖国内市场或者出口。这一波创业者赚了不少钱,公司一般年龄都在20年以上,有的还有自己的独立的工业园、土地,搞什么东西基本上不会太在乎成本,反正什么高大上就用什么,不会在意“实际”二字。本人有幸在2010年的时候去过一个行业内这样的公司工作,不过这类公司大都在走下坡路,他们很能作,还没死的原因仅仅是实力雄厚,折腾的起,不过离死也不远了。

使用特权

评论回复

评论

新下级学 2021-2-26 21:00 回复TA
你说得很准。它前身是上海探伤机厂,在你说的那个年代被现任老板唐**入股并控制。内功不行,正在裸泳呢! :)))) 
 楼主 | 2021-2-25 20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个通道式安检机做了快十年吧,总是差一口气,到2020年我走也没送去认证。粗略估算直接烧掉至少100万美元了。
超群很早就开始做通道式安检机了,拖到现在已经没有价值了。后来超群又做双视角的通道式安检机,就是用两束X光同时看行李的上面和侧面,可以理解成原始的CT。但因为超群的技术人员大量流失,连售后服务恐怕都支撑不动了。这种双视角通道式安检机的主要意义,可能还是作为资本运作的素材吧。

Brian的第三个也是最大的问题是朝三暮四,但其表现形式是细节上的追求完美。每次我要有点进展时,他就说某个细节要做得更好些,叫我转去做那个事。我再能跑,你叫我一会往东一会往西,我也没法前进啊。
比如便携式X光安检机,面试时我已经听清楚了,入职后也没听到什么新东西。超群里还有一台FlatScan生产的便携式X光安检机,好像还是向外面借的,就是下面这种。我、Brian、F曾几次拆开它,从结构、尺寸到零件型号,都了解了。虽然精巧,但也没什么高不可攀的。我就想快点做个原型出来。
flatScan.png

可他先拉着我研究了两个星期的几何问题,其实没什么可研究的。最后他说“再想想”,就是这两周工作的全部成果了。
然后他叫我写个设计方案,供老唐和他“评审”。我花了几天,尽量忠实地照他意思写了个PPT,得到一堆空话作为评审意见。
他又要我先好好设计个实验平台。我花了大概两个月,学会Solidworks 并画了3D模型,买了一堆铝型材和连接件。
等我用铝型材搭好实验平台,他又说要计算一下电机功率,避免浪费。我心里觉得没必要,因为大部分零件还没有,参数无法确定,我拿什么算?再说既然是仿造FlatScan,看人家的就行了。但我还是花了两周估算参数、建模,算给Brian和老唐看。
Brian又说零件都还没做出来,这些参数也不知准不准,还是要买个电机来试试。我正要买,他又说为了大规模生产的需要,要考虑价格、供货期、对方产品生命期等诸多因素。我又花了大概一个月,总算定了两个电机供应商。实际上这些工作都没意义:实验平台就应该买个大电机先用起来,有经验了才能定功率,临量产了再找供应商。
但这还没完,有个最核心的零件——探测器板子,Brian一直说是自己开发,突然改口说要外购,要我调整实验平台。
过了几天,他又叫我暂停便携式X光安检机,去做排气打靶,理由是排气打靶服务于超群的主营业务——X光管生产。
在便携式X光安检机上花了大约半年,在他指挥下忙来忙去,看似精益求精,其实一无所获。
转去做排气打靶前,我把这些铝型材、电机、行程开关等集中收在大纸箱里,以为将来会回来继续做。没想到一年多之后,他又让F来做便携式X光安检机了,而且完全不提我的基础,叫F从零开始。
F和我一样,也是上来就想赶快做个原型。Brian按住他,要他先“想一想”。F和我一起拆了两次FlatScan的机器,断断续续大半年,也什么都没弄出来。

G大概是部门里和Brian共事最久的。她说Brian“想一出是一出”、“谁的话也不听”。
她和Brian的关系似乎不好。聚餐时,她很少帮Brian翻译,和别人聊自己的。还有次从Brian那出来,把笔记本往桌上一摔,声震屋瓦,空气都凝固了。片刻后Brian走到她旁边,轻声说了些什么。(待续)


使用特权

评论回复
 楼主 | 2021-2-26 20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居心叵测瞎指挥,试探失败看双簧。我,变成了兢兢业业的混子。

我也渐渐感到Brian在瞎指挥。假如我是部门经理,肯定会提出。但老唐给我的定位是Brian的助手和接班人。我要是不听Brian的,会不会显得我抢班夺权呢?
而且,如果Brian确实是南郭先生,那就不是工作讨论,而是你死我活。我要是输了肯定滚蛋:我为了效忠老唐而失业,他还不会感谢我。
经常,我看着屏幕,想着心事。
对于Brian对我的工作安排以及每次的理由,就算不懂技术的人也能看出荒谬之处。老唐自称有美国的实验物理博士学位,我接触下来他也的确知道不少,难道他就看不出?他是老板,日理万机,偶尔可能疏忽,但不可能总看不出吧?那么只有两种可能:
1、  Brian在他面前是另一套说辞,甚至可能把改变工作方向的原因推到我头上。对此我很难验证,因为他们又不会告诉我。我和老唐个别交谈的机会也很少,而且这种交谈都是单向的:他叫我去只是为了说他的。
2、  老唐全都清楚,这是他故意的。这看起来确实很奇怪:哪个老板会糟蹋自己的钱呢?但特定条件下,也很合理。比如:实际没有条件支持后续开发,用这办法让我“怠速”;做样子给投资人看,为资本炒作制造题材,等等。
对第二个可能就不说了。如果是第一个可能,我一个新来的,想要打破Brian长期制造的印象,也不容易。特别是我不知道Brian怎么跟老唐说的,无的放矢。

《新下级学》中,用大老板、上级、下级描述这种层级关系。Brian是上级,垄断了大老板和下级之间的交流,当然这也是大老板愿意的:他没时间管小事。我是下级,处于信息不对称的劣势。上级稍加利用,就能控制大老板对下级的印象。
层级关系.png

表面上,大老板说他要评估下级的能力。实际上,他评估的是受上级控制的下级的能力。项羽如果一直受宋义指挥,还怎么“破釜沉舟”呢?
老唐对我们这个部门确实不满意。不止一次,他恨铁不成钢地说:“Brian几次跟我讲:中国这些工程师怎么回事,……”,或者问:“你们现在离开Brian,能做事吗?!”我偷眼看别人都面无表情,便也同样装木头人。
Brian肯定把很多责任推到我们头上了。但是在我们面前,他总是温和地笑着,从不向老唐说任何坏话。我们只是不断收到他忽东忽西的指令。老板经常给Brian背书,从来没绕过他直接向我们了解情况。既然连G这种老员工都不说话,说明Brian已经完全占领了老唐的大脑。
我还观察到:别人说话时,老唐基本没耐心听完,经常打断;Brian说话时,则总是让他讲完。固然Brian讲英语,但老唐在美多年,不可能因为听英语连思维都停滞了。所以只能说老唐很尊重Brian。我想挑战他,不是鸡蛋碰石头吗?
有次我也试探了一下。当时要用到一块控制步进电机的电路板。超群(怡克索)有这种电路板,当然也是Brian的工作成果。在我看来,这板子愚蠢无比:算法停留在初中水平,通讯协议冗余死板,面积有A4纸那么大,厚度和拖线板差不多,只能控制4个电机。堆砌了单片机、FPGA,性能还不如网上一百块钱的小板子。我还用过这种小板子,挺好的。正好Brian给我的相关邮件抄送给老唐了,我利用这个机会,“回复所有人”,提议用网上买的板子,附带网上板子的介绍。Brian和老唐都没回复。我又在电话会议里提出,本来滔滔不绝的老唐沉默了,我屏气等着。只要他表现出一点点兴趣就好办了,但听筒里一片沉寂。过了会,Brian说:“网上的东西质量都不行。你能保证这板子不出故障吗?”我明白了,便说“那可保证不了,还是用我们自己的板子吧”。气氛瞬间正常了,电话会议继续进行。
最终,我感到无能为力。既然老唐没把我放到和Brian平起平坐的位置,我也不必操心太多。Brian叫我干啥就干啥,只要证明是他叫我做的就行。
慢慢地,我的心安定下来,像别人一样看着Brian和老唐一起指挥来指挥去。至于他俩到底是默契配合,还是互相忽悠,我就不知道了。
表面上,我兢兢业业,其实我知道自己在“混”。(待续)

使用特权

评论回复
扫描二维码,随时随地手机跟帖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我要发帖 我要提问 投诉建议 申请版主

快速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
登录 | 注册
高级模式

论坛热帖

关闭

热门推荐上一条 /6 下一条

在线客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