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死红线

[复制链接]
296|3
 楼主 | 2019-11-30 13:3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生死红线

图画对盲人没有意义,音乐对聋子没有意义,名利对洒脱者没有意义。几乎所有的东西,只要你想忽视它,都可以对你没有意义,数学例外。数学铁律就是魔鬼的影子,怎么都甩不掉。比如,一年有365天,但其实只要人数达到23,就很可能有两个人的生日相同。我小时不懂,竟然以为一个生日差不多的女生和我有缘,单相思了好几年,唉!

现在我要谈的是一个比较宏伟的数学问题:扭转全社会的观念有多难?

面对社会观念,我们经常感到自己的缈小和无力。我们所能看到的成功例子,往往都靠官府的强力推动,甚至铁血。其实,在一片和平的环境中,没有强制、没有暴力,社会观念也并没你想的那么难以改变,谢杰瑞等人写的文章 《坚定的少数派影响下的社会共识》(Social consensus through the influence of committed minorities 又名:少数群体如何施加影响改变社会共识)揭示了这个秘密。

这篇文章假定了这样的一个虚拟社会:总共有 N 个人和 A、B两种“社会观念”。每个人可以信奉 A 观念,也可以信奉 B 观念,还可以两个都信奉(动摇者)。信奉 A 的人多,信奉 B 的少,但 B 信徒中有少数“坚定分子”,他们绝不改变观念。相比之下,其它人(不论 A 信徒还是 B 信徒)都可以改变观念。另外,人之间的关系是“全连接”,就是每个人都可以和其它任何一个人联系。当然,在这个“社会”中,所谓联系也就是向对方介绍自己的观念。
由于坚定分子是花岗岩脑袋,迟早全社会都会变成 B 信徒(我们称其为“极端社会”)。问题是:要过多久才能变成极端社会呢?这就是这篇文章所研究的。它发现:变成极端时间的速度要比想像快得多。某些情况下的速度之快,甚至让正常的社会都来不及反应。
首先,我们(其实是谢杰瑞等人,不好意思)可以忽略一个人向别人介绍自己的观念、但没能说服对方的情况,因为这时没有任何改变。我们只考虑成功说服对方的情况,可以列出这样的“观念转变规则表”:
1. (A, A)A -> (A, A)
2. (A, B)A -> (A, AB)
3. (A, AB)A -> (A, A)
4. (B, A)B -> (B, AB)
5. (B, B)B -> (B, B)
6. (B, AB)B -> (B, B)
7. (AB, A)A -> (A, A)
8. (AB, B)A -> (AB, AB)
9. (AB, AB)A -> (A, A)
10. (AB, A)B -> (AB, AB)
11. (AB, B)B -> (B, B)
12. (AB, AB)B -> (B, B)

箭头前面的括号里是交流前两个人各自的观念,括号后面的字母表示第一个人向第二个人介绍了什么观念,箭头后面是交流后两个人各自的观念。
比如第二条规则的意思是:第一个人是 A 信徒,他向第二个人(B 信徒)介绍了 A 观念,随后第二个人变成了 AB 信徒(动摇了)。大部分规则都很好理解,但第七条是什么意思呢?为什么动摇者向 A 信徒介绍了 A 观念之后,对方没变化,自己反而成了 A 信徒呢?这其实是:动摇者想说服别人,却把自己也说服了。这和现实不太符合。现实中有很多人,擅长用自己都不相信的东西来说服、教育别人。但学术研究必须做些简化,所以就假设没有这种口是心非的人。
还请注意:虽然坚定分子也是 B 信徒,但绝不会变成 A 信徒或者 AB(动摇者)。
整个虚拟社会就按上面的规则表不断变化。两派都在不断把对方的人变成动摇者,或把动摇者变成自己人。A 派人多,但 B 派核硬。就算只剩下一个坚定分子,B 派也有希望!
可以用软件模拟这个过程,也可以用数学分析。总之,谢杰瑞等人的文章得出了最终结论:只要坚定分子的人数达到总人数的 10%,A 派就会兵败如山倒,在极短时间内全部变成 B 信徒,绝无胜算。
照直觉来说,10% 的坚定分子,加上他们发展的普通 B 信徒,顶多也就维持半壁河山,怎么也不能一举获胜。但谢杰瑞等人拿出了一个先例:20 世纪早期的美国人权运动,就是在黑人数量突破 10% 后爆发、迅速获胜的(2010年,美国调查显示黑人占12.85%)。肤色不可改变,所以一旦意识到自己也需要平等,每个黑人都立刻成为了坚定分子,而同情他们的白人则成为普通的 B 信徒。
美国人权运动固然是伟大的进步,但同样的规律也能用来开历史倒车。比如,某个国家,本来大家都安居乐业、走向幸福,好巧不巧的有人信了某个教(也许他们只是想在幸福之路上再走快点)。当这些人达到 10% 时,一下子天翻地覆,变成了宗教极端国家,后悔也晚了。
但谢杰瑞等人的文章也只是研究了简化的理想情况,它假设坚定分子是随机分布在整个社会中的,每人每次只影响一个人,信徒之间也没有协同,就是单打独斗。实际要复杂得多,请考虑利于 B 派的情况:
1、坚定分子利用某种突发事件,培养大批信徒。例如东汉末年张修、张鲁利用黄巾起义发展五斗米教、最终割据一方,而黄巾起义自己也是利用民不聊生的社会形势发展起来的。又如2011年埃及穆兄会利用穆巴拉克下台之机大量吸引信徒,一度获得政权。可能的话,坚定分子也会亲手制造某种突发事件。
2、坚定分子爬上高位,或者借助身居高位的信徒。上有所好,下必效焉。例如很多明星都信教,有的高级干部也信,还起了教名。
3、坚定分子利用现代科技,比如网络。网上经常能看到宣传有神论的文章,什么爱因斯坦是信神的,什么“当科学走过千年,会发现神就等在那里”。
4、即使是一群身份平凡、不懂科技的坚定分子,没有突发事件,也能利用谋略高效发展信徒。比如:几个人同时给一个人“做工作”,或利用高考、事业、爱情、就医、亲情、友情为突破口。
而这些是利于 A 派的情况:
1、A 派也可以有自己的坚定分子。
2、当 A 派明白了这个道理,就会积极争夺舆论阵地,不让对方成气候。哪怕不得不收留外来的 B 信徒(例如难民),也会加以限制,对 B 派坚定分子更会“优待”,不论他们怎么花言巧语。
3、把 B 派坚定分子从社会中隔离出去,甚至肉体消灭。中国历史上有几次灭佛运动,对避免中国成为极端国家功不可没。顺便说一下,这些灭佛运动其实并没有杀死佛教徒,只是勒令他们还俗。中国历史上,好像还真没有谁因为信佛、信真主、信上帝而被官府杀掉,只有想不开寻死的。可见中国在这方面还是很宽容的,但并不无知。现今有些国家走得太远,比如法国。他们的未来如何,不难想见。

最后强调一下:这篇文章中的规律不适于科学。科学研究的是客观世界。哪怕全人类都生活在极端社会,只要还有人愿意睁眼看客观世界,科学就会胜利。


使用特权

评论回复
| 2019-11-30 18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不是很相信科学,感觉科学都被人利用了

使用特权

评论回复
| 2019-12-3 01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们需要能够在A和B两种社会观念之外发展出C观念的人。

我们管这个叫“独立思考”。

使用特权

评论回复
| 2019-12-3 10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LED2013 发表于 2019-11-30 18:34
我不是很相信科学,感觉科学都被人利用了

你倒举个例子。
你自己不学科学,当然要被人以科学之名欺骗。

使用特权

评论回复
扫描二维码,随时随地手机跟帖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我要发帖 投诉建议 创建版块 申请版主

快速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
登录 | 注册
高级模式

论坛热帖

关闭

热门推荐上一条 /5 下一条

在线客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